陪著我成長臭豆腐,在我長大後逐漸遠去

小時候大人們總把我和大妹,安頓在安親班,想著專人照看又能完成學業的進度,回家後就能輕鬆自在。不過,事實上只有百分之六十符合預期;小朋友的學業,怎麼可能全數外包呢?但委外安親班,也確實也讓我的家長們,有機會放風一下!每次老爸下班後就去四處閒逛,等到了心靈得到足夠洗滌後,才會心滿意足地接送我和大妹回家。所以,我每日的行程就是在寫完功課後,在閱覽休息區逗留,等到老爸即將到來的時間,再去安親班的教室門口左顧右盼。只不過不只是期待著返家,更是盼著今日是否又會『順勢』路過阿公仔的臭豆腐?

小小腦袋瓜裝著全是滿滿的——披著薄酥外皮的嫩肉臭豆腐,想著咬下後,那醬汁與迷人的氣息······

啊!這就是小小心思,一心嚮往的沉淪啊!

阿公仔的臭豆腐,可是經歷了長時間地發酵,裏頭細緻而密集的孔隙,可是蘊藏著芬芳的小洞天啊!

小嘴總是三不五時地饞著這道宵夜!而老爸也是心有靈犀地,三不五時的就會『路過』阿公仔的野狼版餐車。

「伯啊!一中一小,不要蒜、小辣,泡菜另外再買一包。」老爸根本不用看餐單,一下車就迅速地點完他的獨門套餐,再帶著我和大妹,同他在一旁領略阿公仔臭豆腐的獨門工藝。

接獲訂單的阿公仔會先將臭豆腐放下油鍋是定型,等到外衣稍稍變成金黃色後,快速撈起。這時臭豆腐四散地味道總會讓在旁邊觀看的我,不停地吞嚥著口水。在此時阿公仔會再用巧手,分切成恰恰一口而入的大小,將小臭豆腐們立馬丟回油鍋,轉開大火以高溫淬鍊著外衣,將之提升至皮薄而酥的境界。可別小看這外衣!這裡頭可是有大學問!因為返家的路程還需十五分鐘以上,而阿公仔臭豆腐的外衣,還能保持著酥而不爛呢!

不過在起鍋臭豆腐後,阿公仔總不著急著幫炸好的小臭豆腐們裝盒;反而是堅持著工序,將炸好的臭豆腐放上油鍋上的架子,伴著下方的高溫瀝著油。而這等待的時間,阿公仔不慌不忙地瀝乾台式泡菜,不多不少的打包成一小袋,然後再額外打包一大袋給老爸。

在進行到醬汁調配前,阿公仔會再確認一次我老爸:「醬汁不要蒜,小辣齁!」

「嘿!對!謝謝伯阿!」老爸立馬地回覆阿公仔的詢問,再繼續等著阿公仔的手藝。

阿公仔先在小袋內搖幾匙祕方醬汁,這醬在盆內看著黑,舀起卻閃閃透光,底韻有著醬油的厚醇,還有自然熬成甘甜。接著阿公仔再加上老爸指定的一小湯匙的辣椒,大紅色的小辣椒添了點回甘的嗆辣,就這樣完成了老爸版的獨特醬料。

這時架上的臭豆腐完成了瀝油的程序,才被阿公仔一個個地被夾入盒內。阿公仔還會貼心地留一個小縫隙,好讓盒內的小心肝們透透氣。阿公仔總會完成以上的程序後,才會鄭重地將這些小寶貝,交給了老爸。而我就等著老爸付完錢後,會將這些小寶藏們交給我或大妹守護。

老爸總會怕熱氣弄傷我們,總會慎重地叮囑:「好好拿!小心燙啊!」而我總會諾諾的點頭答應,心想:「當然會好好拿!」這可是我的小寶貝,可是要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呢!而小心肝們也正安分地待在在盒內,等著返家的我完成最後一道工序。

返家後,我總是迫不及待的淋上神秘的醬汁,欣賞著臭豆腐與醬汁共同交織的——色與香。深深地一氣,那醇厚的醬香已全然滲入臭豆腐的個人魅力,再夾入了點泡菜佐在盒邊,醉心地為著位美人,點妝。然後用筷子,小力地向著秀氣美人小小地推究一下,喚醒小美人迅速地吸飽醬汁。

我才滿意地夾起,嚼下!

在嘴中咬開酥薄的外衣,蹦開豆腐的綿意,那吸飽鹹甜的韻味,入口的豆香的純,搭上臭豆腐迷人的香氣,再感受辣在舌的痛快感,體會著味覺與嗅覺的加乘,美味!下一口,拌上一旁酸而甜的台式泡菜,高麗菜清脆口感,口中傳出卡滋卡滋爽脆滋味;再佐上脆而糯地紅蘿蔔,那因長時間醃製透入的甜,融入自然的蔬果香,昇華出酸而開胃的清爽感,這瞬間清新了口感!帶起再吃下一塊的衝勁,讓我停不下嘴,又入口下一塊臭豆腐······

一遍又一遍,享受著這份美妙!這些小心肝們,總在不知不覺間,就全數被消滅了!

小時候的我總想著,阿公仔就是臭豆腐的奧義!但在我隨著長大的期間,阿公仔也漸漸引退臭豆腐界,在記憶中的野狼小餐車,也漸漸的消聲在街邊。再那此之後,阿公仔臭豆腐,也從餐桌上缺席了······

從此之後,我們家也好久、好久,沒吃到可以流連餐桌的臭豆腐了。

直到我那善解人心的娘,風塵僕僕歸家時,分享了一道市場臭豆腐,熱情呼喚著我們嚐嚐。但已許久沒有臭豆腐紅顏相伴的我,卻顯得興致缺缺,只是翻開牌子看了眼,又是哪家小秀女要來競選入桌?不過,一映入眼簾,立即將心中的『缺缺』,便翻了盤────這大佬夠性格!心裡此初見,下了小語:「這怕不是來競選後宮,是來改朝建代的吧!」

大佬表面坑坑疤疤,焦脆而硬氣的外衣,毫不吝嗇地大塊顯擺著,把風霜和歷練都裝載了九層塔醬,直坦地宣示著身為王的榮耀。這與之前半推半就又含蓄可人的小家碧玉,是截然不同的風格!果然,放入口中一含,還未嚼下,那飽滿的九層塔便侵占了所有味蕾的感知!

口中經歷一片震撼後,我才緩緩咬下脆衣,入口蜂巢外殼地香脆,與齒尖地撞擊響徹骨顳,漫出一股勁香!接著在揭開內層的柔軟之心,探究硬漢的內心。那內層孔洞不是綿密而細緻,而是如同外表一般的粗曠,讓醬汁順著孔洞滲入,再全然吸附。將口中霸道的九層塔與蒜香,完美地混著老大哥標立而出眾的氣味,自融一體,讓人越嚼越香!

而另一半的豆腐,留在碗內快速地吸飽外殘餘的青醬。這白衣染上一點綠,點下了翠意的幻障,亂向我不易俯首否稱臣的心······

但在入口後,我完全被折服了!被孔洞納入的醬汁,吃下地瞬間被榨了開來,濃郁的九層塔醬在嘴裡爆開,領著我通往聖眷之路。我領著這分恩寵,叩下了萬歲、萬歲、萬萬歲的臣服!此刻完全明白了,天將大任於豆腐也,必先苦其心志,虐爆其體膚,才能承其所能,榮登上座。也就此之後,老大哥征服我家的餐桌,恆久地獨霸江山!

然而,長大後我沒有繼續留在我家的餐桌。

隨著在外讀書、工作、結婚,都在遠再其他城市;於吃食方面,總有些小不適應,可能是地緣關係,與家鄉的口味不一,吃到地臭豆腐,總不是記憶中的味道,也沒有憾動於心的驚艷。

所以在每次返家的路程中,我總會提及想吃臭豆腐。可是,老爸總擔心我無法承受太多油質的腸胃,語重心長地回:「我跟你說,臭豆腐少吃點!」

但老爸也就只是說說,還是駕車前往了熟悉的店面,只在停在街邊後,留下一句話:「我下去就好!九層塔、原味,還想要吃什麼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