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人留二

挖出易腐的自我,

流放溫情的血肉,
淋上熱滾的松香,
塞入自然的恩賜,
風乾殘存的意識。

獻上無私的身軀,
鑲入華麗的圖騰,
掩飾一層又一層的文字。

縛起,
埋入,
蓋土!

再等上個數十年,
又是怎樣的風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