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逝

是何人,握著杓?
將熱油,一杓一杓地灌入
燙?

不,
正溫暖著你的我的,心窩
香脆著,幸福

聞香而至的老饕
吆喝著
瞧!如此可口
可口地,一日又復一日
流傳

你,
又為何而悼念?

原來,我······
早已化為塵埃
一吹,
即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