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詞.創作

情緒最後殘下的——隻字。

麻花辮

倘若報導成了專屬,沒了真切,終將成偏執——只為沒日沒夜地追尋更多「十三點」,繼續編著。

榮藥

賣了命,成就一場虛歡的英雄,如此地廉價。

傻子

直到最後才明白,在時間面前,我——是一無所有的。

消逝

原來,我——早已化為塵埃。一吹,即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