牽,掛

難怪這幾天你總是刻意掩飾著裊弱,強稱著精神,反複地說著:「你比昨日還要『水』! 」

或許你早已知道,這是我的刻意?

我婉娩一笑,笑著倆人的憨直。笑著我的刻意梳妝,和你的刻意掩飾。或許我們想在離死寂只差一步之境,再點上一分美好。或許我們更怕,憔悴所帶來的愧疚與不捨。所以哪怕是強裝的美好,刻意的美好,在此刻也讓我們珍若至寶。

你這幾天的精神,明顯比前段日子好,醫生卻委婉地告訴我,身體機能還是一樣地不理想,要我好好準備。聽到這消息的我,只好悄悄地失然準備著······

我不想再多說甚麼,便靜靜地坐在你的床邊。

而你總是暗自將輸液的手背,藏在被窩之中,裝著沒這回事。再緩緩地用另一隻手,撥撩我的頭髮,像以前一樣,捲繞垂下的髮絲,可現在卻力不從心。明明足吃力,但卻一點不想表跡於臉上,逞強!

看著你裝著強的勁,我一點都不想如以往般,答喙鼓得把你的「勁頭」給懟回去。反而,捧著你撥撩的手,貼上我的臉龐,珍惜著這一點一滴著溫暖。


今天,是回家的日子啊······

以後就再也不痛了。--

我摀著你的手背,將手心貼上我的臉龐,只想好好的感受為我停留的生命。腦中有著如夢似幻的過往,一動一靜同你最愛的《家後》······

「有一日咱若老,找無人甲咱友孝。我會陪你,坐惦椅寮。聽你講少年的時陣, 你有外摮······」

我不敢落下一滴眼淚,就怕你牽掛。就算強匡著眼中的淚,流成了涕,依然顫顫地······搖搖晃晃······

這般晃著搖晃著,就到了家了。你就要返去了。一切就如最後--

「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,我會讓你先走······因為我會嘸甘,看你,為我目屎流······」

最後,我如以往般,臉頰蹭蹭你的手心,硬是擠出一笑,目光依然停留在漸漸失神的眼眸:「莫煩惱······」

再,感受慢慢轉為涼意的溫度。

《牽,掛》全文,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