牆上的樹屋與寧想白

數位叢林中闢一點綠意,

藏一個保存自我的空間。

 
長居在牆上的樹屋中······
寧想白形象繪

寧想白 Xiang-Bai Ning

寫字人,自詡寫字人。
寧想活得像李白。——文字,是自我的具現。
非只想做個浪漫的人,更嚮往能在寫字的過程中,真實呈現自我,不受拘限。
因此築構了《牆上的樹屋》,留存筆下意識與情感。

創作理念:「以身為的人前提,寫下同理的觀點。」

我曾是前抗體藥公司的小小打工仔,在孩子們出生後,轉職全職媽媽。閒暇之時,斜槓寫字。

曾有人問我,全職媽媽跟上班哪個比較累?這個答案於我而言,根本不用思索,當然是媽媽比較累!

女性從懷孕的那刻起,精神上就不僅是一個人。從孩子出生後,就連時間,也變得不再是一個人。或然從職場上自我追求,轉變成家庭的安穩,凡是需以柴比油鹽醬醋茶為本位的思考模式,成了被現實壓抑的精神貧乏。

因此自我的充實,成了滋潤生活中的必要。的確,如同我也不想在現實中意志萎靡,進而在成長的路上凋零。所以依然在文字中寫下意識,依然閱讀,依然繪畫,依然關注科學,也依然愛好美食,依然觀看喜愛的影視作品。或許會質疑陪伴孩子時,怎能有時間維持之?

我想可能是因為我不著急的性格吧?我不著急一次做很多事,也只在攢下來的時間中,慢慢做我喜歡的事,不論做多做少,至少做了就有一個方向。我想,別因為進度慢,就什麼也不做了。因為這無非是對自我的放逐。

時間非常寶貴,尤其為高敏感與高需求孩童的親職。保有個人時間是一個大的挑戰!那一天睡不到兩個小時的經歷,我也曾有體會。也了解養育孩童,真的不容易!老實說,用「不容易」三字來形容,也著實是太容易了。但倘若在繁忙的「不容易」中,我每天只花個五分鐘,在能力範圍內來精進自我,我想我還是可以辦到的!我也希望我能夠持續下去。

固然日常的充實,也有孩子們予我的反饋,與他們的相處使我對於養育有許多反思。更加了解每個孩子,需要同理的環境與教育。孩子並不是生產線上統一規格的產物,就算源於同樣基因組合,也會受後天環境影響,進行表觀的修飾。是的,能改變一個人的,即是環境與教育。因而想透過人為本的寫作,來傳遞此觀點,寫下人性本位的意識,若您對我的寫作感興趣——

歡迎 Follow 我的社群,關注我的創作

《牆上的樹屋》電子報

彙整樹屋內文章,每月派送電子報至信箱中

郵件隱私詳見於隱私權政策與會員服務條款

業務聯繫請洽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