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情,微小,說

愛,多少情假以汝之名?

在情竇萌發之時,催產素急遽上升,自此情從一人成了兩人。——愛,猶如浪漫的催產素。但究竟是情牽引催產素,才有了愛戀?還是對催產素的依戀,讓我們找到了愛?又或然,我們只為了沉入多巴胺的迷戀?

然而,迷戀終會消退。

未能激發反饋的情,是否也無法再活化愛的迴路?——活化那浪漫的催產素!

倘若沒了催產素的羈絆,情還能成為愛嗎?情沒了催產素的刺激,還能是愛嗎?為了愛,我們必須追求催產素嗎?但若只是上癮於催產素與腦內啡的回饋,是愛嗎?

愛又是什麼形式?

此刻,可否聽聽他們微小,說?

洄游

洄游是一種本能。然而隨自我的流逝,我卻遺失了本能,那習以如常的本能,變得再也不是本能······